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网上畅游
网上畅游
 温柔枕头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跟她在网上一直聊得很好的老流氓。他太丑陋了,太狰狞了。但是既然来了就不能拂他的面子。
-  “你好,老流氓。”-
温柔枕头伸手过我跟彭川卫握手。彭川卫慌忙的握住温柔枕头的手,激动的说,“认识你真好。”-
“是吗?”
-  温柔枕头“我也是。”
-  虽然温柔枕头没有相中彭川卫,但她知道他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还是有潜力可挖的。-
“走把,咱们找的地方坐一坐。”-
彭川卫拦了一辆出租车。他们钻了进去。-
彭川卫紧挨着温柔枕头坐在后排的座位上。他的手放在她穿丝袜的大腿上。温柔枕头挪挪身子。
-  “去那里?”
-  司机问。
-  “找一个高雅点的酒店,”
-  彭川卫说,“你是司机我想这个你会安排的吧?”
-  “那是,那是。”
-  司机说。“只要你肯花钱,啥样的地方我都找到了。”-
司机给他们拉到一家司机很熟的酒店,“温柔枕头,你能告诉我你的真名吗?”-
彭川卫跟温柔枕头落坐后。彭川卫问。-
“你就叫我小红好了。”-
温柔枕头嫣然一笑,非常惊艳。使彭川卫魂不守舍。-
“小红,你真美。”-
彭川卫赞美的说。
-  “是吗?我跟你在网上想象的一样吗?”
-  小红问。-
“非常意外。”-
彭川卫说。“你没有我想象的这么美。”-
“你很会哄女人是吗?”-
小红娇嗔的问。-
“算是吧。”
-  彭川卫端起酒杯。“小红,我敬你一杯,认识你很高兴,同时感谢网络使我们有认识的这个机会。”
-  “不怪,你当董事长,真会说话啊。”-
小红也端起酒杯。“我借花献佛的敬你一杯,祝你事业有成,财源滚滚。”-
“谢谢,”-
他俩碰杯,干了杯中酒,其实小红喝的是葡萄酒,彭川卫喝的是白酒。因为小红强调自己不善酒,所以彭川卫也没有强迫她喝酒的意图。
-  酒足饭饱之后,小红要回去。
-  “老彭,我回去了,”
-  小红拿起包,戴上放在桌子上的墨镜,顿时锦上添花,相得益彰,“晚上咱们还聊吗?”
-  “为啥不聊呢?”-
彭川卫问。
-  “有许多网友平时聊得很开心,”-
小红挎上包,“见了面以后,就分道扬镳了,因为见面这个人跟他在网上想象的不一样。”
-  就在小红拿桌子上的手机时,彭川卫抓住了她的手。“小红,你别走,咱们再找的地方坐一坐好吗?”
-  小红不言语,她想争脱他,彭川卫一用劲将她揽在怀里。一股好闻的芳香弥漫了彭川卫的鼻端,小红在他的怀里向个弱小的动物在蠕动。浑身富有弹性的躯体在彭川卫的怀里抖动。-
此时的语言变得无味,最有力的是付出行动,在风月场合混了这些年的彭川卫深谙此道,于是他不再言语了,手在此时就是最美的语言,虽然小红表面拒绝他,可是她的身体不再拒绝他,有些半推半就,彭川卫是猎艳高手,小红这种风情怎能瞒过他呢。于是他对于她这种心思了如指掌,彭川卫更加得寸进尺的放肆起来了。他不但用手,甚至连嘴巴都用上了,小红在他的怀里春情激荡的扭动着身子,似乎在拒绝,其实是欲擒故纵,半推半就。-
彭川卫的手在她那喧软的胸脯上揉搓了起来,虽然隔着裙子,但他还是感受到她乳房的饱满。
-  小红档着他的手,不让他深入。这使他有点急噪,他使劲的掰她的手。
-  “老彭,你别强迫我好吗?”
-  小红哀求的说。
-  彭川卫不得不停了下来,但他仍然不死心,手试图再次的向她身上挺进。
-  小红紧紧的护着她那大好河山,不让他前来侵略,这使彭川卫手棒刺猬不知从那下手,他又去亲吻她拿猩红的嘴唇。
-  小红摇头躲闪着。有时还是被彭川卫亲着,但她在他的嘴巴里停留片刻时,感受到欲望的强烈时,又慌忙的把他推开,她弄不好她此刻的心情,但她的心里还是迫切的希望他这样,这样的抚摸她。-
彭川卫面对这个飘满花香的女人,怎能轻易放过。他的手和嘴巴又发狂了起来。-
小红那架住了他这凶猛的攻势,很快就分崩离析了,整个身体像到了花期的鲜花一样的盛开起来。-
彭川卫像花农一样将这朵花拨的落红满地。-
小红两眼迷离,裸露出白皙的身子,是那么的娇艳和性感。-
彭差卫把她抱上了他的大腿上,就着在椅子上,进入了她的身体。
-  小红高亢的尖叫,将两只肥硕的乳房捂在彭川卫的嘴巴上。彭川卫被她捂得有些上喘。但他还是喜欢这座高耸的乳峰的。-
自从有了这次接触,彭川卫更加迷上了上网。他跟小红更加来往密切起来。
-  其实小红跟彭川卫上床不是喜欢他,而是冲着他的钱去的。
-  这期间彭川卫给小红花了不少的钱,都走的公司里的帐,这使陶明很气愤,但他又不敢流露出来。
-  “花娟,你是经理,你说彭总最近经常大笔往外支款是啥意思?”
-  陶明把花娟叫到他的办公室问。
-  “不太清楚。”-
花娟坐在沙发里。-
“花娟,能不能不给彭总提款?”-
陶明凝视着花娟。
-  “这不太好吧。彭川卫毕竟是董事长。”
-  花娟说,“那有董事长没有支配公司款项的权利啊。”
-  陶明陷入了尴尬的境界之中。
-  如果照这样下去,公司会垮的。陶明为公司的前景担忧了起来。-
彭川卫上网不但给温柔枕头聊天,他还跟其他的网友聊天,随着聊天,他打字的速度也快了起来。-
别看他的网名有点暧昧,但这是在网上,如果在现实生活中谁要是叫流氓,就不会有人们理你,但在网上就不个了,相7反这更有诱惑力。
-  加彭川卫好友的女人比比皆是,甚至让他应接不暇起来。-
这就是网络的美妙。彭川卫在网上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的发挥他的潜力。
-  一个半百的男人沉溺于网络真是令人不可思议。彭川卫每天进了办公室几乎不出去,这让公司里的人们很是费解。咋的彭总忽然之间变了一个人是的,有时陶明打电话过来让他去开会,他都推辞,“你就支持算了,你在公司的总经理,决策权在你手里,”
-  彭川卫在电话里对陶明说,“我该让贤了。”
-  彭川卫边打电话边跟一个女网友聊天,“你是董事长,有些会议得由你来主持。”
-  陶明强调的说。其实在陶明的心理是非常喜欢彭川卫这种对他权力的放纵。但他表面还的装出迫切需要彭川卫出来主持会议的样子,这就是官场,常常让人们说出言不由衷的话。-
“还是你主持吧,后生可畏,”-
彭川卫边敲打着键盘边说。“陶明,以后无论公司开啥会议,都由你出面,我隐退了。”-
“这……这好吗……”
-  彭川卫没等陶明把话说完,就把电话撂了。
-  这时电脑里传来滴滴声。彭川卫慌忙去点,那闪烁的女人头像。
-  “老流氓,你咋不吱声啊,跟谁聊呢?”-
一个叫做火焰的女网友问,这个网友彭川卫刚刚认识,并且他们刚才还在聊天,是陶明的电话打断了他们。
-  老流氓:对不起,刚刚接了一个电话。你在干谁?彭川卫打错了一个字,用过智能ABC的人都知道,在摸字过程中,谁跟啥只差一个键子,很容易搞错,所以彭川卫打的字本意是,你在干啥,可是他打出来却是你在干谁。
-  火焰:干你。-
老流氓:真的,火焰:你想得到美。你在哪呢?
-  老流氓:在办公室,你那?-
火焰:你是公务员?那你为啥叫老流氓?-
老流氓:这个名字另类,我喜欢,火焰:这么说你很流氓是吗?-
老流氓:你需要我流氓吗?
-  火焰:缺德,死鬼。
-  彭川卫真切的感受到了网络的好处。在网上说啥都不算过分。大不了就不聊了。
-  老流氓:你在家吗?-
火焰:是的。咋的了?-
老流氓:你老公呢?
-  火焰:我没老公。
-  彭川卫听说火焰没有老公,大喜。
-  老流氓:离了?
-  火焰:你查户口呢?你真是公务员吗?-
老流氓:恩,咋的不信?
-  火焰:是的,那有公务员叫这个网名的,影响形象。-
老流氓:网名怕啥的。随便叫,越酷越好。
-  火焰:你多大了?-
彭川卫说出了年龄,其实他没有说出自己在实际年龄,这他还瞒了几岁,但就他这个年龄却让火焰吃惊不小。
-  火焰:你这么大了,比我爸的年龄还大,不过你比我爸强,我爸到现在还不会上网呢,别说上网啊,就是电脑他都不会捣鼓。
-  老流氓:惭愧啊,我也是刚学的,上网没几天。
-  火焰:你的网友多吗?-
老流氓:不多,算你的第九个,如果按照过去的排行,你就是九姨太。-
彭川卫感觉到在网上跟女人调调情是一件非常爽的一件事。
-  火焰:你别扯上我,谁给你做小啊。缺德。
-  彭川卫喜欢这种调侃似的打情骂俏。便跟火焰调起情来。-
老流氓:你的网名为啥叫火焰,你像火焰一样的热情吗?-
火焰:是啊,我就像一团火,能把你烧个粉身碎骨,老流氓:那我不是幸福死了。
-  火焰:贱种,烧成灰烬还幸福?-
老流氓: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火焰:老流氓骗了多少女人了?-
老流氓:一百个。
-  火焰:你就吹吧。
-  老流氓:真的。-
这时火焰给彭川卫发过来一个QQ表情。-
QQ表情有一个人正对真天上吹管,天空上到处都是牛,只见那上面写着一行黑字。太上为什么这么黑,是因为有牛在天上飞,为什么有牛在天上飞,那是有人在神吹。-
老流氓:哈哈,你真逗。-
火焰:是吗?
-  这时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请进。”
-  彭川卫头也没抬的喊道,他依然在敲打着键盘。-
“彭总,这是您要的文件,”-
张雅进了,她手里拿着她刚刚打印好的文件,看到彭川卫在上网有些懵懂。她没有想到彭董事长还上网。“彭总,你也上网?”-
彭川卫看到进来的是花枝招展的张雅,忙说。“我刚学的,你来的正好,你过来教教我。”-
张雅不客气的来到电脑前,看到电脑上的网号上正有女人头像在闪烁,就问。“你正在聊天?”-
彭川卫说。“瞎聊,你坐了。”-
张雅坐的电脑椅子里,彭川卫嗅带一股清新的香气,他有点魂不守舍,趁着张雅弄电脑的时候,伸手去抚摸她。
-  张雅正全神贯注的捣鼓电脑,突然感到有一只手向她伸了过来,她扭头凝望,看到彭总那张狰狞痉挛的脸。她惊恐的大张嘴巴。
--

-第56章 骄奢淫逸-
张雅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电脑上了,却没有想到从她身后伸出来一条毒蛇。彭川卫觊觎她很久了,就是没有找到机会。他觉得现在正是下手的最佳时机。于是,他就把手伸向了张雅。
-  “彭总,你这是干啥?”
-  张雅站了起来。-
彭川卫怕她逃了,慌忙的抱住她,张雅在他怀里并不挣扎,而是冷冷的看着他。望得彭川卫直发毛。
-  其实女人在被男人施暴时,冷静有的时候是最好的抗争。-
彭川卫被张雅的目光盯得阳痿了,有的时候男人不需要做就阳痿。被女人这种冷冷的目光也能盯出阳痿来。
-  “张雅,你咋样这看着我?”
-  彭川卫惊讶的问。-
“看看你一向被我崇拜的彭董事长,咋样在女人面前表演。”
-  张雅冰冷的说。
-  彭川卫可以说是在女人石榴裙下游刃有余,还没有遇到过像张雅这样的女人,没有做就阳痿了,而且张雅还是个姑娘。
-  “张雅,我喜欢你。”
-  彭川卫说。-
“喜欢我的人多了。”-
张雅在他怀里说,“因为我长的美丽,而且又年轻。这就是人们喜欢我的资本。”
-  彭川卫没有想到张雅这么功利,而且自以为是。
-  彭川卫玩弄惯了传统女性,对于这个八十后带有叛逆色彩的女性却琢磨不透。
-  张雅在彭川卫的怀里。并没有想出来的意思,她用她那好看的大眼睛看着他。然后问。“彭总,我说的对吗?”
-  “对对。”-
彭川卫符合着说。
-  “彭总,我知道你喜欢玩弄女性。”-
张雅说。“而且你仗着权势,有不少的女人被迫的顺从了你。”-
“张雅不许胡说。”-
彭川卫说。
-  “不是胡说,是事实。”-
张雅说。“你玩弄别人我不管,但我要告诉你,你想玩弄我,你得付出代价的,我的代价很昂贵的。”-
彭川卫没有想到这个还是女孩的张雅却这么老到。
-  “彭总,你最好被招惹我,”-
张雅不紧不慢的说。“招惹我你会付出沉重的代价的。”
-  彭川卫浑身无力的放开了张雅。
-  “彭总,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张雅像一阵风似的飘了出去,张雅走后很久彭醇卫还在静静的发呆。
-  是电脑里的滴滴声提醒了他。他又来到电脑前。点开火焰的闪动的头像火焰:死鬼,你在干啥?咋不说话?
-  还有QQ表情一个女人在打一个男人。-
老流氓:刚才来个客人,你在忙啥?
-  火焰:等你,火焰打的字,使彭川卫心中升起无限温情。
-  老流氓;你的网友多吗?-
火焰:多啊,三百多。
-  老流氓:那么多聊过来了吗?-
火焰:聊过来了,我打字快。-
老流氓:你跟网友见过面吗?-
火眼:没有。
-  老流氓:想见吗?-
火焰:不想,老流氓:为啥?-
火焰:网友见面那还好了。-
老流氓:呵呵。-
彭川卫在网上畅游了起来,上网真好,时间过得非常的快。
-  一晃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但彭川卫不想去吃饭,那样会浪费掉他宝贵的时间。最好的方式就是一边上网,一边吃饭。最好把饭菜放到电脑桌上。-
他这么想,就给张雅打电话,“张雅吗?”-
电话接通后,彭川卫吩咐道,“你去食堂把饭菜给我打过来 ”“好的,彭总。”
-  张雅欢快的答应着。-
过了一会儿,传来的敲门声。彭川卫知道是张雅来了,便说,“不用敲门,进来吧,张雅。今天的伙食好吗?”
-  张雅还没有进屋彭总就问。
-  “上网上的来连饭都不吃了。”-
张雅拿着塑料饭盒走了进来。“彭总简直成了网虫了拉。”
-  “是吗?”
-  彭川卫“我不是网虫。我新学上网就是觉得好奇。”-
“刚上网的都如此”张雅把饭菜放在桌子上,“彭董,吃饭吧。”
-  彭董想在电脑桌前边聊边吃。可是张雅在这里,他又不好意思这么做,这样会有损他的形象的,于是他便急忙的给火焰打了一行字,老流氓:我先吃饭,一会聊好吗?-
火焰:好的,我等你。-
老流氓:好的。
-  火焰:去吧。-
“彭董。快吃吧,一会饭菜都凉了。”-
张雅催促道,“在跟谁聊呢?这么缠绵啊?”-
张雅过来,在电脑显示器上看。彭川卫慌忙关了页面。
-  “咋的这么神秘?”
-  张雅温柔的一笑,说“难道彭董在网上有情人了,是不是网恋了,要不不能连饭都顾不上去吃吧?”
-  “张雅,你竟瞎扯,”-
彭川卫拿起筷子,“怎么可能呢?”
-  “彭董,你多这么大岁数了,咋还花心不死啊?”-
张雅问。
-  彭川卫望了望张雅,虽然张雅的话很刻薄,但彭川卫一点都不生气,不是他不生气,是他根本气不起来。-
“张雅,你真是个人精。”
-  彭川卫说。-
“彭董事长,你的生活真的有声有色。”
-  张雅灿烂的一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在上网,触电,我真是佩服你了。”-
“其实,我对电脑也不是特别精通,只是瞎弄,”-
彭川卫吃完饭凑了过来,他嗅到了百合花儿的芳香。
-  “彭董事长听说你特别喜欢漂亮的女人,是吗?”-
张雅天真的问。-
“当然,那个男人不喜欢漂亮的女人的。”-
彭川卫心想这个小女孩咋啥都知道,这太可怕了,像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应该是天真的纯洁的,才是可爱的,她咋这样,难道她对人性理解的这么透彻?
-  “彭董事长,我说的话你别介意好吗?”
-  张雅抱歉的一笑。
-  彭川卫把她抱进怀里,在她还不算成熟的身子上抚摸起来,一股好闻的馨香飘入鼻端,刺激着他悄然勃起的欲望。
-  张雅用手捂着要害部位,“彭董事长,你这是干啥?”
-  张雅娇嗔的说。-
“我喜欢你,小雅。”
-  彭川卫一着急叫出了张雅的小名。-
“莫名其妙,你个糟老头子会喜欢我?”
-  张雅的手寸土不让。使彭川卫不能得呈。
-  彭川卫急得好像热锅上的蚂蚁,抓耳挠腮的。
-  “小雅,只要你顺从我,对你有好处。”-
彭川卫不知道说啥好了。-
“有啥好处。”-
张雅双手抱怀,双腿紧紧的夹着。一副大敌来临的样子。“你无非用小恩小惠来收买我是不是。”-
“那你想要啥?”-
彭川卫得不到张雅。有点急,“什么条件你说吧。”-
“你要想动我,给我一百万。”-
张雅说。-
“啥?”
-  彭川卫惊讶的看着张雅,“你这是讹人。”
-  “不愿意就算了,”
-  张雅从他的怀里哧溜的就溜了下来。“又不是我强迫你,还男人呢,一听到要钱看把你吓的。”
-  “我害啥怕。”
-  彭川卫嘴硬着说。“我只是觉得你的胃口太大了,一张口就是一百万,你抢银行呢你?”-
张雅不慌不忙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看她的样子不着急离去。
-  “彭董事长。你咋一点风度都没有啊?”-
张雅乜斜着彭川卫。“还是个有身份的人呢,咋一提到钱就急啊?真是的。”
-  彭川卫被她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点不好意思。搓着手,不知说啥好。-
“彭董事长你以为女人白玩呢?”-
张雅滔滔不绝的说,“那是那个时代,现在是啥时代了,啥都有价格的,包括女人。”
-  彭川卫没有想到这么小年龄的张雅竟然说出这些话来。彭川卫一时语塞了。
-  “彭董事长你好好想想,想通了再来找我,”-
说完张雅扭着丰腴的屁股走了。
-  彭川卫非常尴尬的瘫在沙发上,他玩弄了一辈子女人,没想到却别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给奚落了。-
电脑响起滴滴声,这种声音响了很久了。彭川卫又从新来到电脑桌前,他觉得网络中的虚拟世界要比现实中的生活美好。-
彭川卫相继跟十多个网友见过面,有的有了一夜情,有的擦肩而过,但他每次跟网友见面的花销也很大,这些钱都走公司的帐。
-  这使陶明很不安,陶明决定找彭川卫谈谈。
-  陶明敲开彭川卫的门,彭川卫正在上网,“彭董事长好雅兴啊。”-
陶明坐在沙发上。“喜欢上网?”
-  “啊,是陶明啊。”-
彭川卫站立起来。“你坐,”
-  其实陶明没用他让就坐在了沙发里,彭川卫把烟递给了陶明。“今天是啥风把你给吹过来了?”-
“彭董事长我找你有事,”-
陶明点燃一根烟,“咱们谈谈好吗?”
-  “好啊,”-
彭川卫离开了电脑桌,也坐在沙发里,并且点燃一根烟。“你说。”-
“彭董事长最近你从公司帐面上支出不少钱,”-
陶明使劲的抽了一口烟,“不知道这钱都用在啥上了?”
-  “用在应酬上了。”
-  彭川卫脸色不好看起来。“咋的了,我堂堂的董事长动点公司的钱还不成吗?”
-  “我不是说不行。”
-  陶明慌忙解释,“我是说这钱越动越大。”
-  “我做为公司的董事长这点权力还是有的吧?”-
彭川卫不高兴的说。-
彭川卫在公司这些年了。还没有谁敢跟他这么说话。这个陶明真不识时务。你算什么玩意啊,还想管我。彭川卫在心里嘀咕着。-
“彭董事长不是我想干涉你的权利。”
-  陶明说。“咱们现在是股份制的公司,不像从前了,那时是大锅饭,现在动公司每一分钱,公司里的人们都有份。”
-  “照你这么说,我在花大伙的钱了。”
-  彭川卫不满的白了陶明一眼“不就花几个钱吗。至于吗?”-
“彭董事长,我希望这样的事不要再次发生,”
-  陶明站立起来。“这次就这么算了。下次没有我的批条谁也支不出款。”
-  “陶明啊,你行啊。”-
彭川卫惊讶的望着陶明似乎不认识他,“长能耐了,连我你都想控制,你不知道你自己是干啥的了吧?”-
“不管干啥的,决定权在我手。”-
套明说完转身就走。-
“什么东西。”-
彭川卫骂骂咧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