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大学女友的28天剧变】(16)作者:车鱼总司
【大学女友的28天剧变】(16)作者:车鱼总司
字数:5708


               第十六日

  半夜十二点,大家酒足饭饱,胡晴说是累了,要回去。王梓峰却说让她自己回去,他还要和杨菲他们打会儿牌。胡晴无可奈何,便自己往后走。这时候,王梓峰朝我使了个眼色,让我跟上去。

  我没有再犹豫,跟上了胡晴。没有说更多话,只是把她拉到角落里,然后轻轻搂住了她的腰:「我喜欢你。」

  「我有男朋友……」

  「我也有女朋友,那又怎么样。」我轻轻吻下去。原以为她会推脱,没想到一切竟如此顺利。她也回吻我,并瞬间点燃了两个人的热情。

  她的舌头很小心,应该是并不习惯这样的亲吻,如同在试探一般不敢深入我的口中。我便用舌尖卷席着她,并且试图吸着她的舌尖,不放她走。这样,她终于在我的亲吻和抚摸下越来越柔软,完全钻到我怀里了。

  「换……换个地方……」

  「好,去哪里?」

  「去,去李微房间里……她今天,不在。」

  「你有钥匙么?」

  「我有……」

  我们到了那个房间——隔壁就是杨菲的房间,再过两个屋就是我和小媛的房间。真的有一种在女朋友眼皮子底下偷情的刺激感,而且说不定此时此刻,小媛也正在某个地方承欢呢。胡晴到门口,掏出门卡,迅速打开门。我便抱着她钻进去,亲吻着,抚摸着,撩起她的裙子,触摸她已经湿润了的下体。

  屋子里真是混乱,也不知道张向南那个小表妹在这里干了几炮,床单完全是乱的,地上也掉满了装着精液的安全套,不注意踩到得话,真的难免要滑倒。不过这些都显得不再重要,我脱掉她的内裤,将手指伸进她阴道里,触摸她的G点。胡晴马上被我攻击地叫出声来,眼睛也自觉地闭上,双手紧紧抓住我肩膀。
  我解开自己腰带,将已经暴涨的鸡八露出来,对准她的阴唇。我摸着她的脸颊说:「我进去了哦。」

  她闭上眼睛,扭过头:「我们快点……我怕我男朋友一会儿找我……」
  恭敬不如从命。我毫不犹豫,手指摸着她阴唇的缝隙,下身一用力就插入了。好爽!我差点就把「名器」二字吐出来。难怪王梓峰乐于出卖女友,恐怕是他也HOLD不住这样的阴道吧。里面层层叠叠,插入时如同好几个小口同时口交,抽出时更是百转千回,仿佛被强拉着不让走。我努力抽插起来,每一下都好像被按摩到酸处,感到一阵爽快从脊髓爬升上去。虽然我是男人,但也禁不住想要呻吟出来。

  我心想一定要速战速决,加快了抽插速度,把我能想到的抽插技巧全都用上。随着我节奏的变化,胡晴的浪叫声逐渐变响亮,身体也舒展起来,闭着眼睛完全享受起这性爱来。早上和杨菲做爱之后,我仿佛对自己的自信也振作起来,居然越干越觉得有劲,早把别的放在脑后,心里完全陷到眼下的性爱里面。

  我伸手去摸了下她的阴道口,感觉着自己的阴茎在里面出入,而使得阴道口完全紧绷的手感。「她的小穴被我装满了」这种自满,瞬间蔓延开来。而且那里流动的淫水,比起小媛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莫非我们是性爱体质更为契合的对象。
  胡晴的声音愈发轻柔起来:「啊……哥哥……锋哥好会做……好帅……啊……啊……啊……」她呻吟会甩出一个婉转的尾音,更有种抽骨脱髓,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啊,真是无怨无悔,果然男人在这种时候是根本没有理性可言的。
  她开始动自己的下体,配合我的抽插,跟准确地说是拱起会阴,让抽插更深入。她一下一下地耸动简直淫荡难以形容。虽然无数次看到小媛这样承欢,但亲自用阳具感受则是完全不同。我几乎就感觉精关松了,赶紧刹车:「亲爱的,换个体位。」

  她迅速地坐起来,十分听话地更换体位。我们换了一个观音坐莲的体位,面对面地,让她缓缓落在我的龟头上,然后由体重带着她一插到底。她惊呼一声:「啊……」

  然后我们俩便会心一笑。我问:「喜不喜欢?」

  「喜欢……」她有些羞涩地回答道。但不等她说完,我便再一次抽插起来。她瞬间失去了言语,再一次呻吟起来。她在我身上,努力跃动着,利用床的弹性,似乎每一下都可以接触地更紧密。我抚摸着她的背部——她虽然有婴儿肥,但是身上倒是很瘦,背部的曲线和小媛一样紧致……这种手感,莫名的熟悉,让我欲罢不能。我开始闭上眼睛,想象正在和小媛同处一室。我操干着胡晴,而她同时被别的男人插入小穴和肛门。我们两群人比赛一样,加速抽插……

  正当我畅想的时候。胡晴突然不动了。我回过神来,抬头看她,却发现她呆若木鸡,眼睛直直望着前面。

  我心中大呼不好,转过头去,正对上她的眼神。

  小媛,用一种错愕而又愤恨的眼神看着我们。她身后,是杨菲和王梓峰。王梓峰摇摇头,一脸失望地走开了——他在演戏。而杨菲,则是用一个我终生难忘的眼神,一个戏谑充满嘲弄的眼神看着我。

  好像在说:你上当了。

  耳边一声恸哭声响起,胡晴从我的身上爬下来,抓起床单就追了出去。留下我一个人,傻傻对着两个女人的目光,裸露着,像一个小丑。

  我是为了你啊,小媛。

  你那是什么眼神?

  听我解释。

  我有很多话,却完全语塞,说不出口。对啊,这样的场合,我该如何说出口。
  她转身离开。杨菲则一脸关切地跟上去,临走又甩给我一个媚眼,似笑非笑。我穿上衣服,飞奔出去,却看到她正哭着,抱在杨菲肩头。我走过去,她却根本不由我分说:「你滚!你走!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杨菲抱住她:「锋哥啊,我觉得你现在还是先离开一下比较好。」

  我一下来了火:「我离开?我凭什么要离开!」

  杨菲推我一把,演技全开:「你还有理了是不是!臭男人!」

  我知道了。这是个圈套,只是为了让我出轨。那么小媛,小媛你知道么?你也是受害者吧……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又急又怒,抓住小媛的手就要拉她走:「小媛跟我走!这些人都是骗子,不要相信他们!跟我走!」

  小媛甩开我,声音嘶哑着喊道:「你滚!你才是骗子!我那么爱你,你却一直在骗我!」

  我哑口无言。

  我是上当了。

  你呢?你已经成了谁都可以上的公车了,可我也从来没说过你是骗子啊?没错,就算这一切都是我接受的也好,可是我没有做错什么啊……

  我想解释,又不知从何说起。这帮禽兽,他们把我放到了一个百口莫辩的处境。从头说起?现在去说这两周里的一切,确定会有用么?只会让小媛觉得被出卖,她会更加毫不犹豫地离开我。

  承认?那就是屈服了,是投降了,是彻底跪地求饶,也不一定有用。

  我感觉心里有一口气彻底泄掉了。说不出话,只有去再次尝试拉她的手,却再一次被她狠狠甩开。她对杨菲说:「带我走,我不想见到他。」

  杨菲点点头,拉着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伴随着门轰然关上,我的心也似乎关上了。楼道空无一人,只剩我,和不知那个房间里传来的女子淫荡的叫声。
  我无可奈何,穿好衣服,检查了一下身份证和钱包还在,脑子里空荡荡地,游荡在小岛上。现在还是半夜,我无处可去,只得坐在这个屋子里。但是很快,我就呆不下去了。这里还未散去的淫靡气氛,和隐隐约约的女人香味,总会变化成一张张有小媛、有男人的幻灯,在我脑海里播放。

  我离开了酒店,想随便找个地方,呆到明天好了。

  夜晚的岛屿,还是有点冷的。我一个人走在夜色中,充满了无法宣泄的悲情。为什么?为什么最后是我被惩罚?只是因为我太懦弱?还是因为我太猥琐?难道有一颗爱她的心,其实没有屁用,还不如残忍地对她,凌虐她,做她的主宰,放任她淫乱?

  我想不明白。

  我想到一句话: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虽然我努力不把心爱的女人描绘得黑暗,但这句话还是不断浮现在我脑海里。让我的怒火难以平息,越发燃烧。我终于怒不可遏,一脚踹在旁边的一个路灯上。力量好大,出乎我的意料,那路灯,竟然折断了,徐徐地倒下。

  这质量也太差了。

  我找到一个岛上的电车小站,里面有一个棚子,可以挡挡风,然而坐了一会儿,却越发觉得寒风刺骨。我拿出手机,想要发小媛一条短信。再试一试,我是这么想的。

  可还没等我发,她先回了:别再找我了。我不会原谅你。在我艰难痛苦的时候,你从来没有陪过我。在我奢望幸福的时候,又狠狠捅我一刀。我不要再见到你。「

  我被这句话深深地伤了。千里万里,追逐你的人是我啊?我想把电话打回去,却总是「无人接听」。但我不想放弃,又一遍,又一遍。

  终于,听筒里传出了悠悠的「滴滴」声,我心里一阵暖流涌起。她愿意听我说话了么?

  我以为我会听到的,是略微带着哭腔的小媛的声音。然而,我听到的确是带着笑意的,杨菲的声音。

  「我操,怎么是你,小媛呢?」

  「哦,她和向南喝酒呢,让我跟你说,别再烦她了。」

  我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别再烦她了」。一直以来,我都在烦你么?我咬咬牙:「你让我和她说话。」

  「你拉倒吧,」杨菲说道,「你是煞笔么?你真以为我愿意给你投怀送抱啊?我最看不上的就是你这种内心猥琐,最喜欢看女人被淫弄的人。虚伪。你想玩你就去玩啊?你想阻止就去阻止啊?你看着,你就看着有什么意思?煞笔。我告诉你,我挺喜欢小媛的,我宁愿看她潇潇洒洒地被男人干,也不愿意看她跟着你掉眼泪。你告诉告诉我,跟着你有什么用?哪怕她跟着张向南,都至少有鸡八可以吃。跟着你呢?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她说得对。

  但是我不甘心:「不行,你再让我和她说两句。」

  「现在她是不可能听你说话的。我劝你还是走吧。」

  「我不放心。」

  「别自以为是了好不好,她离开你只会过得很好。」她最后几个字是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好像就是要扎我的心。

  嘀嘀嘀嘀嘀。

  电话被挂了,无论如何,再也打不通了。

  我坐在路边的一个椅子上,背对着茫茫的大海,哭了,像个孩子一样哭了。我开始听歌,直到手机的电量都耗尽,才浑浑噩噩地站起,摇晃着,如同一个鬼魂,飘零在孤岛的孤途上。

  不知走了多久,我走到了昨天走过的路上。我看着那片树林,想起小媛被淫弄的样子——现在,我恐怕连偷窥的资格都没有了。

  正在我发呆时,几个男人簇拥着走过来。我一看,竟然有昨天操小媛的那个大叔,还有两个中年人,都拿着啤酒,似乎也喝得不少了。我侧到一旁,想躲开他们,却被一个中年人拉住:「我操,哥们这么晚不回去啊?没人陪?」

  我点点头,试图挣脱他。

  「走,跟哥几个走!有妞,哈哈哈。我告诉你,新鲜又美丽,操起来淫荡多汁!」那个操过小媛的大叔胳膊搭在同伴肩膀上,热情地拉拢我。

  我心想,不会是小媛吧。

  小媛还在伤心呢,难道就又投怀送抱?

  而且还联络了陌生人?

  我的手颤抖着,手心冒汗,咬咬牙,问道:「去哪里?我能去么?」

  「能,」那个大叔说道,「我告诉你,那个姑娘刚刚打电话给我,说刚刚失恋,要人来陪~ 哈哈哈哈,这不就是说想被操了么?」

  我的心里,好像一个黑洞,只有小媛的叫床声在回荡。

  一开始就错了。一开始就错了,我觉得。

  我摆摆手:「你们去吧,我有点喝多了。」

  「没事,」其中的一个中年人拍拍我,「没事,干着干着就醒了。这个哥哥我有经验,哈哈……」

  这时候,大叔看了看手机:「哦哦,又催我了。我们赶紧走~ 哥们,我们先去了,你想好了也来哈——望洋酒店、总统套房。」

  他们走了。总统套房,那应该不是吧。

  应该说得是别人,小媛不在那个房间。

  那个房间,在酒店的后院,对着一个露天游泳池,背靠着一座小山。我们白天看过的。小媛倒是说了,那里很好。

  应该不是。

  我怔怔地站着,向前走去。

  但最后,我还是走回了酒店。我去敲了每个房间的门,都没有人理我。当我敲到张向南表妹的门时,门自己徐徐开了。里面也是空无一人。我走进屋里,从窗户望向对面。对面的总统套间,灯火通明。我远远地看到,窗子里摇曳的,裸男裸女的身姿。

  他们应该都过去了吧。在狂欢,在庆祝我的离开。

  我呆在这里,万念俱籁。夜晚的疲惫和寒意让我觉得很困。我躺在地上,眼睛一闭,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哪儿。啊……睡得真够死。但是我看了一下表,才发现根本没睡多久。现在才四点多,我睡了也就三个钟头吧。
  我看了一眼对面,发现灯火仍然亮着,但是拉上了窗帘。便也没什么可看的。我到了前台,出示身份证,让服务员帮我开了一下门,然后回到了我自己的房间。收拾好东西,装在包里。我知道,我该走了。

  这一觉睡醒,好像对这里没有什么留恋了。

  我背上包,兀自走下楼去。我记得码头是在南边,果然,有标识牌。顺着走就好了。然而当我走到一个岔路的时候,却再次看到了那个大叔的身影。他摇晃着肥胖的身躯,拖了一箱啤酒,沿着绕向酒店后门的路走着。

  我禁不住,跟着他走了。没有动什么脑子。

  一路都是畅通无阻的。进了后门,就是所谓「总统套间」所在的平房。大叔绕到前面去了,而我则注意到了后窗的一道缝隙,走了过去。

  这道缝隙足够大,让我可以一览无余。

  小媛。

  小媛真像一条母狗一样,对着几个站立着的男人,轮流舔舐他们的阴茎。她身上已经落满了精液,头发都被白色的污垢黏附,杂乱无章。她完全赤裸,坐在一个男人的鸡八上,上下耸动着自己的身体。

  她前面共有一、二、三、四,四个男人,都挺立着鸡八。小媛为一个人口交,小手则套弄着另外两个人的鸡八。还有一个落单的,晾了一会儿便拍拍小媛的头,示意她要雨露均沾。小媛便媚然一笑,扭头含住他的鸡八,摇摆自己细长的脖颈,为他口交起来。

  这样过了不多会儿,几个男人大概也是爽够了,跟小媛耳语几句。她便从坐下的鸡八上抽身出来,换了个方向,趴在他身上,用乳房为他乳交。同时,刚刚享受完口交的一个男人便凑到她小嘴旁,将她的口腔完全占据,更抓住她的头,像操穴一样用下体撞击小媛的小脑袋。后面的两个男人,一个抢先占领了小穴,大呼过瘾,啪啪啪操干起来,小媛的臀部顿时被撞击带的荡漾起来,身体也紧贴在身下的男人身上摩擦不已。另一个男人仍是抓住她的一双小手手淫,过了一会儿有推开操穴的男人,接上去攻击她的小穴……

  屋子里还有几对男女。杨菲在享受张向南和王梓峰的前后夹击,而胡晴则被捆绑,还带了眼罩,两个男人正在给她灌肠,似乎要开发菊洞。在屋子一角,李微则被雷超和胡成两个人三明治的方式操干,几个人还有说有笑。胡成操着李微的同时,还不忘朝小媛的方向拍照。算上刚刚进屋的大叔,这里有十一个男人、四个女人,真的是我见过的最淫靡的场景了。

  我静静地,欣赏着。

  心里忽然变平静了。

  做一个看客,也挺好的。

  欣赏这,浮世绘。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