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青春虐恋】(04-05)【作者:黄石321】
【青春虐恋】(04-05)【作者:黄石321】
字数:77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推揉

  第二天下午我请了假独自来到反贪局,进了白局长的办公室,我径直就跟白局长说:「白局长我们侯院长的事怎么办了。」

  白局长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怎么办?当然是不好办。」

  我一听这话腾的火就上来了,我站起来大声说:「姓白的,好赖咱俩也带点亲戚。求你办点事你如果不想办,行。但是你几次三番刁难,最后又干出那种事……」

  白局长笑着对我摆摆手:「别那么激动,坐下吧。」

  他微微沉吟了一下:「三十万,把事给他们办了。」

  这回轮到我楞了一下,这么简单就行了?

  我试探着说:「三十万没问题,白局你可得说话算话。」

  白局长官气十足的点了点头:「我什么人,说话还能不算。」接着话锋一转:「事办成了,你们今天晚上得请客。」

  请客当然没问题,白局长让周沁一起来,我怕他再出什么幺蛾子没同意。白局长也是没有坚持。

  吃过饭,白局长又要去洗澡,他找了本市最大一家洗浴中心。洗浴中心这种地方我不常来,当时以为也不过是洗洗澡而已。等洗漱干净了到二楼的休息大厅休息,白局长视乎对这很熟悉,他喊来服务员要了一壶龙井一盒中华烟。

  我不会抽烟,他点了根烟自己吸着,不经意的对我说了句:「你们周主任是个好女人,被你这种小孩子玩,可惜了。」

  我红着脸解释我和我们主任是清白的,心里又暗暗骂道:「你个老王八,凭什么被我玩就可惜了。」

  白局长见我不承认也不多说,嘿嘿的笑了两声。

  刚抽完一支烟,服务生又过来问:「白老板,还需不需要别的服务?」
  这老家伙看来是经常来,连服务生都认得他。

  白局长莫不经心的说了句:「有包房吗?」

  「有。」

  「那就开两间包房,找两个漂亮的做个推揉。」

  推揉这个名词在我的理解里应该就是一种特色的按摩。

  服务生领着我们俩到了三楼,在走廊尽头的两间屋子里分别进去等着。屋子很大中间有一张摩床,在屋子一角用玻璃围成一间洗漱室。我躺在床上等着,很快门外进来一个跟我年龄相仿的年轻女孩,她上身穿着一件紧身的小衫,下身穿一条短裙。

  女孩见了我微微的低头:「你好先生。」

  我很拘谨的说:「你好。」

  女孩看出了我的紧张笑着说:「先生请您躺好。」

  我听话的趴在床上,女孩把精油倒在手上搓热,均匀的在我后背上揉捏。很舒服,这帮当官的真是会享受啊,借着老白的光我也有机会享受一次这种服务。
  一会儿女孩推揉的手逐渐下移,慢慢到了我的腰部,接着把我穿的洗浴中心提供的内裤拉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我这个新丁也不敢多问,更不想表现的像个土老帽一样一惊一乍的。既来之则安之吧,反正我一个大老爷们也不怕被占了便宜。

  女孩在我身上又糅了几下之后对我说:「你不知道我也应该脱了衣服吗?」
  这我才明白原来这并不是普通的按摩,我有些局促:「那你也脱了吧。」
  女孩脱掉了小衫胸罩叠好放在一边,又脱掉短裙和内裤光溜溜的站在我旁边。胸部很圆很挺,两条腿很纤细,下身黑黝黝的阴毛让小穴若隐若现看不清楚,我心里暗暗对比了一下,周沁的胸和屁股更大,身体也更丰满些。

  女孩先把精油倒在自己身上,胸部、腹部、大腿都涂满,然后趴在我身上左右前后的揉动,软软的乳房在我身体上转着圈,滑滑嫩嫩的感觉非常舒服。
  我也是不争气,见到光屁股的女人就控制不住自己,小弟弟抬了头顶在了女孩的屁股上。女孩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身体向下褪了褪用滚圆的臀部和两腿之间那块软肉来回蹭我的肉棒。这就是推揉吗?好舒服。我闭着眼正慢慢享受这种感觉,女孩却离开了我身体。

  我不解的睁眼看着女孩心里琢磨着:「结束了?这刚把火勾起来就不管了?」
  她却滑到我的胯间用手轻轻抓住我微微晃动的肉棒笑着说:「先生,你的小蘑菇很大啊。」

  被她一抓我身体不由自主的一激灵,不好意思的回答她:「一般吧……」
  女孩嘿嘿笑了两声,用手慢慢套弄了几下肉棒含头把它吞在了口里。舌尖在龟头上画着圈,柔软的嘴唇包裹着阴茎,女孩把它吞到底时能感到龟头触碰到了喉咙。酥麻的感觉像波浪一样一层一层的涌过来。很快女孩又加快了速度和力度,每一次吞吐时都会大力吮吸,很快我感觉自己快要射了。

  这时隔壁屋传出了女人的呻吟声,白局长那边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女孩把我硬邦邦的小弟弟吐了出来,爬到我身上对我说:「我们也开始吧。」
  我现在已是箭在弦上,再不射出去就要绷断了,听她一说连忙点头答应。她拿出一个扁平的朔料袋,撕开后取出一个套套给我戴上。然后蹲在我身上对准肉棒慢慢坐下去,全进去之后她保持蹲坐的姿势双手扶住我的胸口有节奏的上下摆动臀部,戴套做的感觉有点不真实,我更喜欢无套时那种真实的触感,那种被体液包裹湿湿的感觉。不过开始的前奏做的很到位,我已经快要射了,现在有这层套套的关系让刺激不那么明显,倒是延迟了射精的时间。

  她在上面坐了一会弓下腰用舌头舔我的乳头,很刺激啊。我双手抓住滚圆的臀部十指都陷入臀肉里,随着她韵律的加快酥麻感越来越强,肉棒感觉也比刚才膨胀了,我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呻吟。女孩感觉出我要到了,嘴里发出了呻吟,下身的频率也越来越快。随着刺激越来越强烈我终于挺不住了,双手紧紧抱住她的屁股一泄如注了。

  真好,自己完全都不用动,很舒服。

  结束后女孩拉着我去洗漱室冲洗,她把自己身上打满沐浴露,她先在前面抱紧我用胸部顶我的胸口来回揉动,两只小手在我的后背轻轻画圈从上到下一直到臀部。最后用手轻轻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

  「你很结实啊。」

  我尴尬的笑了笑。

  接着她又转到我身后紧紧贴住我,前胸贴住后背,小腹贴住臀部,身体缓缓蠕动。一只手搂着我的腰,另一只却抓住我的肉棒来回撸着。没几下我的小弟弟就又抬头挺胸了。

  这可真受不了,我转身扶住她。

  「你再这么弄我可又要了。」

  她眼睛闪着亮光翘起脚用大腿和下体夹住我支起的肉棒前后扭动。

  「来啊。」

  对于她来说我还是太嫩了,她小小的挑逗我却只能上钩。

  我弓下腰双手抓住她的屁股,面对面进入她体内。她搂住我的脖子,我们用站立的姿势性交着。我双手在她滑溜溜的屁股上游走,她只在我耳边大声呻吟。一会她把一支腿抬起蹬在一侧的玻璃上让下体分开,我抬手把淋浴打开,水顺着我们的头顶一直淋下来,经过头胸一直到我们的交合的地方,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在满是雾气的洗漱间里,两条赤裸的犹如两条白蛇般疯狂扭动的身影,最后紧紧抱在一起抽搐着。

  结束后女孩帮我清理干净才穿上衣服,退了出去。出门前还笑着对我说:「小帅哥,以后常来啊。」

  我又重新冲洗了一遍回到了大厅,白局长已经出来趴在休息大厅的长椅上喝茶。回来了,见到我出来了他笑着说:「还是年轻好啊。」

  我笑着谦虚了两句,我总不能说其实我是弄了两回。

  休息了一会,咱俩人各自回家。今天这一折腾小五千块钱,这钱我得找周沁给我报了。

  回家后我一直在想今天这到底怎么回事,如果老白想要钱一早就同意给他了,但他分明是想财色兼收。在周沁这他没讨到好处,两次都被我给搅和了,按理说他应该更看我不顺眼。怎么反而我去了直接就把事办成了,难不成真是看在我们是亲戚的份上?我是不认为我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有这么大面子。

  想了一会终于有点想明白了,周沁有求于他,在事没办之前他可以随意要价,就算是他把周沁*奸了,只要他把事办了周沁为了她老公也得忍了。但是我把这事搅和了,虽然他没把周沁怎么样,不过实打实下药了,如果我们把这事闹出去怕不只是丢官这么简单的事了。

  他这种官场上混久了的人,最懂得什么叫当机立断。事已不可为赶紧收钱办事,省得惹不必要的麻烦。

  第二天到医院我把事和周沁说了,她很高兴只要人能放出来花点钱都无所谓。
  当天她就去银行取钱,拿了个皮箱装好一定让我给白局长送去,说是怕见到他。

  我开玩笑说:「主任你还真信得着我,不怕我拿了钱跑了。」

  周沁眯起眼睛看着我:「不怕,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你要是跑了我天天上你家住。」

  看着周沁眯着眼睛假装凶狠的样子,不由想起前晚香艳的事,我不怀好意的说:「主任你要是天天来我家,我可就真跑了。」

  周沁斜着眼看我:「你小子可不要得了便宜还想卖乖啊。」

  「主任你放心,我向来都很乖。」

  周沁若有所指的说:「屁,看着像是个挺正经的小孩,其实色着呢。」
              第五章:大仙

  跟白局长约好了地方把钱送过去,白局长承诺一星期内把事办了。回到医院后已经是下午了,刚回到科室周沁又叫我。

  「刚来了新患者你去做主治医生。」

  「好,主任。」

  还不错,事刚办了确实还是挺照顾我的。

  我先医生办公室要了病志看了眼,李小菲、女、17岁、精神分裂。

  精神分裂,希望别是重度的。我出了办公室到病房看看患者,病床上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床旁边坐着一对衣着华丽的中年夫妇,看得出家境很不错。女孩不哭也不闹很安静的在看书怎么瞧也不像精神病患者。

  我把患者父亲喊出来了解下病情。

  「您女儿看着挺好的,不像有问题啊。」

  父亲皱眉苦脸的说:「这孩子现在高三,正是高考的关键时刻如果不是真不行了,谁愿意送这来啊。您别看她像是没什么毛病,不一定什么时候就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说话莫名其妙,装神弄鬼的。有时候说自己是男人,有时候又变成老太太。」

  哦,我一听这确实是典型的精神分裂。

  我安慰他:「别担心,你女儿的病情目前看还是比较轻的,应该不用很久就可以恢复过来。」

  父亲连连道谢,趁没人时还掏出一摞钱塞给我。这个时候我哪还敢收红包,严词拒绝了他。

  呆了一会,父母俩人就回去了。

  病情重的患者正常情况下会上束缚衣与别的患者隔离。对比病情较轻的患者医院正常是会组织他们做一些活动,比如跳舞或者做一些小游戏,这样对缓解病情很有帮助。

  下午两点正常的活动时间我带着李小菲到娱乐室跟一些患者做一些小游戏。娱乐室正常有护工带他们玩,我趁这功夫回办公室休息一会。等我回来发现李小菲没有和大家在一起活动,自己在角落里看书。

  我走过去对她说:「你为什么不去和大家做游戏呢。」

  她放下书本白了我一眼:「他们都是精神病,我不和精神病玩。」

  我一听说话还挺正常的,别真是没有病的。我听过很多为了财产哥哥把弟弟送到精神病院,儿子把父母送到精神病院的情况。我可得小心点别发生这种情况了,不过父母把儿女送来的倒是没听过。

  我换着法问:「那你父母怎么把你送这来了。」

  女孩歪着头看我:「我是快要出马的大仙,我爸我妈不相信。哎,无知者无畏啊。」

  我去,她还真是个神经病。

  我乐了,J继续问她:「你怎么证明你是大仙啊。」

  「我能看到一些你们看不到的事,我还能听到一些你们听不到的话。」
  哦,这是典型的幻听和幻视。

  我打趣她:「那你帮我看看呗,我最近会怎么样。」

  她认真的盯着我看了会:「你最近会有桃花劫,解决不好害人害己,自己痛苦还伤害别人。」

  她看着我一脸不信的表情又继续说:「我知道你不相信,等过一阵就见分晓了。」

  这小丫头整的神神叨叨像模像样的,一刹那我还想到了难道是我和周沁会有什么问题?马上又暗暗骂道:「徐涛你是白痴啊,好赖你也是个医生,居然差点让个神经病给套进去了。」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我当时也没有当回事。几天后白局长来信说侯院长的事解决了这两天就能回家。周沁得了信很高兴,多日的阴霾终于一扫而光。
  人逢喜事精神爽,正好省内要办一个关于精神科的论坛,邀请周沁作为讲师去做培训。能去这做讲师的都是在省内数的上号的人,也是对工作的认可。周沁很高兴一直忙着准备资料,主任出名科室的医生也是面上沾光。

  中午刚吃完饭还没到上班点周沁就过来找我。

  「周六那个论坛我需要准备点资料,徐涛你去老楼帮我找个病例呗。」
  九院在建国不久就成立了,当时是一个综合性医院,后来由于各种历史原因慢慢的转变成了专科医院。医院又经过不断的改建,老的办公楼住院处基本都扒了重建。只有园区最角落的感染科住院处一直荒废着没动,我们都叫老楼。
  老楼的房间基本都是闲置的,只有在二层几个屋子里存放旧物和一些过时的资料和病例。

  「主任你要找什么病例?我也不知道放在哪啊。」

  我确实真不知道放在哪,那地方我一共也没去过两次,乱糟糟的肯定不好找。
  周沁想了一下:「确实不太好找。算了,咱俩一起去吧能好找点。」

  找资料室取了钥匙,两人到了老楼。存放资料的屋子里靠墙打了三排柜子一直顶到棚顶,柜子上排满了资料和病例袋,屋子中间放了两张旧沙发还有一把梯子。能看出来房间里已经许久没人来过了,柜子上都布满了灰尘。

  「主任我们找什么病例?」

  「十年前的一个老病例,患者叫郭勇,三十八岁,病毒性脑炎导致的精神障碍。」

  其实柜子上的病例都标注着年代和编号,只不过几面墙都是太多了,找起来多少要花费一点时间。不一会周沁指着一排柜子顶上喊道:「找到了,在这。」
  她搬过梯子对我说:「你帮我扶一下,我上去拿。」说完她蹬着梯子爬了上去。

  我连忙跑到下面双手扶住梯子,抬头紧张的看着上边怕她站不稳有个闪失。结果映进眼睛里的却是白大褂内一双白花花的大腿和被紫色蕾丝内裤紧紧包裹的丰满臀部。

  我当然清楚这紫色内裤内的风光有多么诱人,看到这里我的眼睛再也挪不动了,就是愣愣的看着。

  周沁找出了病例感觉身后有点安静,回过头一看我正在直勾勾的看着她的胯下。

  「看够了吗?」周沁冷着脸看着我。

  「额,看够了……」

  她从梯子上下来狠狠的白了我一眼:「你这人看着挺老实的,其实骨子里就是个小色鬼。」

  我心里有点火大,我自认为还算是个正人君子,虽然跟她发生过那种关系,但是上次的事确实不能全赖我。

  「主任,虽说食色性也,男欢女爱是人类正常的天性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我这个人其实还是非常保守的,那有时候真超出了我的控制力范围我也是没办法的。」

  周沁用狡黠的眼光看着我拿出手机点了几下。

  「哦,那你看看这个是怎么回事?」

  周沁拿出手机上放了一段视频,我一看就蒙了。视频非常模糊,但也能看出来是一对男女在床上做羞羞的事。

  别人或许看不懂,但是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地点正是院里的一间病房,而床上的二人正是我和王欢。

  这个「鬼」是怎么拍下来的?

  我磕磕巴巴的说:「主任,你听我解释……」

  「你不用多解释,我又不是要拿这事威胁你。我正好凑巧那天出去吃完饭回家路过医院想起来有点东西落在医院了,本来想取了东西回家,刚要走听见里面的病房有动静,过去一看,嘿嘿……」

  真尴尬啊,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做这种事居然还被人围观了。

  「主任,你看咱们一个女人家家的录这种东西让人知道了多不好,还是把它删了吧。」

  「那不行,哪天我想吃点什么好东西,或者想找个人跑腿啥的,拿出来这个就有人干了。」

  「主任你想吃什么尽管说,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弟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这个东西就删了吧,万一被别人看到了不好。」我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去抢她手里的手机。

  周沁娇笑着左右躲闪,最后转过身去把背后对着我。我一时着急两只手臂环着她从身后去抓她的手。结果变成好像我从后边抱着她一样,更尴尬的是,我的下体顶在了她挺翘的臀部上。因为现在还是九月天,大家都穿的很少,我能清晰的感觉出她柔软的臀肉,甫一接触肉棒就立了起来。

  我和周沁同时僵硬了一秒钟,我抓着她双臂的手却鬼使神差的游动到了她的胸前,抓住了双乳。

  刚揉动几下周沁反应了过来,她扭动身子想逃离那双魔手。

  「徐涛你……别……」

  距离上次发生关系已经过去几天,这些日子我尽量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事。刚才这一折腾,那日种种旖旎的画面不断浮现出来。

  我抱住她不让她脱离我的身体。小腹非常不舒服,下体紧紧的顶住她丰满的屁股,只有这样才感觉好受点。

  我在周沁耳边喘着粗气:「主任,不行了,我好难受。」

  「你先起来,一会过来人了。」

  这里哪会有人来,而且现在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可能真像周沁説的我骨子里就是个色鬼,自己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内心深处一直盼望着这种事再次发生。
  我左手解开了她白大褂领口胸前的两颗纽扣,滑进了胸罩内抓住了柔软的乳房,接着手指轻轻拨弄乳头。

  周沁轻叫了一声,两只手抓住我的左手想阻止我进一步动作。我空闲出来的右手却撩起了白大褂的下摆,手指抵在她两腿之间轻轻抚摸她柔软的缝隙。
  她低声哀求我不要再继续了,我也低声哀求她再做最后一次。

  周沁毕竟是女人没有男人力气大,又被抚摸敏感部位,反抗的力气就更小了。我把她推倒在沙发上重重的压在她身上把自己裤子褪下去,又把她的内裤扯到一边,急冲冲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她低呼了一声,双手推着我的肩膀,却丝毫使不出力气。

  身体才蠕动了几下,我就感觉整个下体已经快要融化了。我紧紧压住周沁,发出急促的喘息声,下体快速的摆动,整个人爽的都要飘起来。

  正在关键时候外边传来脚步声,吓得我当时就清醒过来,马上跳起来拉上裤子,小弟弟被惊的缩成小小一支,周沁也赶忙起来整理好衣服,一边用杀人的眼神狠狠看我,手上也没闲着在我的腰眼上狠狠的拧了一下。

  我咧着嘴开门看看是什么人,来的是打扫卫生的阿姨。虽然老楼很少有人来,但是还是会有人按时打扫。

  怎么这么会挑时候,已经这样了当然没法再继续。周沁装作没事人一样回了住院处,我也只能灰头土脸的跟着走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