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银龙的淫夜(完整版)】(第三夜03)作者:Cll
【银龙的淫夜(完整版)】(第三夜03)作者:Cll
字数:10523


      第三夜-03 性奴秘影

      漫长的前戏终於结束,贝伊鲁开始了快而有力地抽插,他把鲁西安的双腿
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让鸡巴的每一次沖击都能结结实实地一击到底,直达那副拉迪姆特制的子宫颈口,国王的反应十分激烈,随着肉棒的每一次插入,他都会挺起屁股迎合男人的动作,使粗大的鸡巴能末根深入。

      每一次的插入,他们的下身都要激烈地碰在一起,发出「砰砰」
      的声音。

      贪婪的舔吸着男孩的身体,贝伊鲁的胡须好久才离开了鲁西安的乳头,滑
过男孩洁白光滑的小腹,伸出舌头舔着他的脖子,弄得鲁西安痒痒的发出淫荡的笑声和呻吟,他也忍耐不住伸过头来对上了贝伊鲁的大嘴,两人嘴对嘴吮吸起来,舌头抵着舌头交缠着,贪婪地裹取着对方的唾液,鲁西安的下体也在不住地迎送着,用屁眼中的稚嫩阴道承受着贝伊鲁凶猛地抽插。

      空旷的阳台上充满了性爱的声音,肉棒出入屁眼的「啪啪」

      声和这对淫荡君臣交合时的淫声荡语回荡在了半空之中。

      「嗯……嗯……陛下……好……做的好……小穴夹得好紧……好爽……肏
你,我好喜欢肏你的屁眼,喜欢干你热热的小肉穴……我操你……我要狠狠地肏你……哦,你这个会取悦男人的小妖精……怎么这么会……用你的小屁眼引诱我…

      …就和先帝一样……我要干你……我要让我的大鸡巴永远不离开你的小嫩
穴……

      日你……亲爱的陛下……让老臣给你无尽的高潮吧!」

      「嗯……哦……我喜欢……贝伊鲁爱卿的鸡巴!」

      鲁西安在贝伊鲁的肉棒下翻转呻吟着,「干我……哦……侵犯我……贝伊
鲁爱卿……啊……啊……用力干……强暴我……奸淫我……啊……啊哟……贝伊鲁用你的大肉棒肏死鲁西安呀……啊……屁眼被贝伊鲁肏了……啊……啊……小骚穴被插得好痒……我被大鸡巴肏得好爽啊……」

      此时鲁西安的脑子里除了和贝伊鲁做爱的念头外什么也没有了,眼前所有
的事物都变得充满了淫欲的味道,他甚至已经顾不上如此高声的淫叫是否会吵醒正在隔壁安睡的母后,他现在只想让贝伊鲁的阳具狠狠地抽插他骚痒的小穴,突然阴道的纠缠直接顶入子宫的花心,在那里尽情的喷洒白浆.

      被国王的淫声所刺激,贝伊鲁的动作开始粗野起来了,他的跨部大起大落
着,每一次肉棒的抽出都要带出鲁西安肛门粉嫩的淫肉,每一次插入又都将整根肉棒完全埋入他窄小的淫洞中。

      鲁西安在贝伊鲁的身下快乐地扭动着淫荡的肉体,婉转承欢,曲意奉承。

      他们的下体拼命地交缠着,鲁西安的热情犹如最容易高潮的娼妓,不知厌
足地不断向贝伊鲁索取更多有力抽插,贝伊鲁忘情地抽动着肉棒,想要使亲鲁西安达到性爱的最顶峰。

      此时,他们俩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灵肉合一地沈浸在淫乱的激情
当中了。

      「小宝贝要射出来了吗……贝伊鲁的大鸡巴肏得你高潮了吗……叫出来…


      我要听你升天的叫声……哦……小嫩穴越来越滑……小骚货叫出呀……告
诉我你被肉棒肏的有多么舒服啊……天啊!肏淫荡高贵的国王屁眼真刺激……插……鲁西安的屁眼套得好……小穴套得我要爽死了……你的小淫穴好紧!夹得好……我的肉棒快要被你夹断了……哦……哦……你的肉洞好热……啊……感觉真好!哦……哦……用力干你……肏死你……我要用鸡巴肏死你这只小淫狗……」
      贝伊鲁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每一戳都要深入鲁西安的阴道顶端。
      仿佛想把鲁西安的屁眼彻底捣烂,干穿!鲁西安此时已经被肏得死去活来,
欲仙欲死,他陷入了狂乱的淫态,浪叫不断,身体只知道疯狂地扭动,屁股拼命地擡高迎接又粗又大的阳具一次又一次凶猛地沖击。

      即将高潮的贝伊鲁将军无比快速地抽插着鲁西安的肛门,为了让国王与自
己一起高潮,他紧紧地撸紧着鲁西安大鸡巴的根部,阻挠着那根输精管的彻底爆发,前后的双重刺激让鲁西安失神吐舌,快感一浪接着一浪。

      他的小腹肌肉开始剧烈地收缩,身体也在开始痉挛颤抖,被大大扩张的屁
眼淫穴剧烈地蠕动着,紧紧地箍住肏得他欲仙欲死的粗大肉棒,幼小的身体则本能地上下疯狂地套弄着。

      「哦……哦……呜呜……啊……啊……高潮了!贝伊鲁大人把鲁西安肏得
高潮了啊……啊……啊……」

      鲁西安的身体剧烈的抖动着,他伸手紧紧地抱住贝伊鲁的臀部随着他有力
的抽插,用力地向自己压座下去。

      「用力……用力……啊……肏死鲁西安这个淫贱的小色狗……贝伊鲁爱卿


      …哦……我命令你要肏烂鲁西安的骚臭屁眼……啊……啊……贝伊鲁大人
……肏得好……哦哦……贝伊鲁主人……贝伊鲁主人……再大力点,鸡巴再插深点……

      鲁西安好快乐……鲁西安做贝伊鲁大人的性奴……便器……啊啊……我要
为贝伊鲁主人生孩子,这发情的淫穴只给贝伊鲁插……哦哦……好……好舒服……哦…

      …太美了……啊啊!」

      在鲁西安混乱荡情的呼叫声中,贝伊鲁感觉精关一松,他立刻放开了鲁西
安被束缚的蓄精肉棒,随着几声舒爽的呻吟,两根贯通的肉棒几乎在同时从顶端喷射出了大量浓厚的精液。

  将无数臭臭的精子播撒在了鲁西安的子宫与空气之中喧闹的夜色渐渐弥漫开了,在胭脂街治安维持会队长奥路古的主卧室中,一个男人正赤裸着身体坐在床上,那肥胖蠢笨的身体和那巨大肮脏的肉棒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而一个雪白的少女娇躯正如狗一般爬在他的跨前,埋头於两条粗腿之间上下起伏着,发出啧啧的淫糜声响。

      「快一点!深一点!」

      男人怒吼着,啪的一声抽打在她的后背上,少女娇嫩的皮肤上顿时泛起血
红的印记。

      「是……是,主人」

      少女含糊不清地回答,越发使力的吞吐着男人勃大阳具,直至深入喉部。

      她白皙的脖颈上下蠕动着,用自己的口腔和喉咙紧缩着男人的性器,大量
的口水因为抽插的动作,从嘴角流出来滴滴嗒嗒地落在床前的羊毛毯上,发出独特的腥膻气味。

      「嗯……唔,还不错. 」

      男人仰起头,一只手握住少女的后脑,用力地向前顶着腰部,来回扭动着。

      「虽然还比不上琳花她们,但比前几天要好很多!」

      女人似乎因此兴奋起来,一边卖力吮吸,一边卖力的摇动着自己挺翘的臀
部。

      「够了,小罗莎,你上来吧!」

      男人的声音中透着无上的威严。

      「是,我的主人。」

      叫做罗莎的美丽少女慢慢将阴茎从嘴里吐出,舔着嘴唇,脸上带着淫荡的
笑容。

      奥路古缓缓地躺下,肥胖的身体上突兀地挺起一根血管暴涨的肉棒,龟头
的膨大乌黑就好像一棵有毒的菌菇。

      这世间最丑恶的凶器,已经令无数银龙师团的母狗们沈沦堕落。
      而仅仅一个月前,因为憧憬着银龙师团女战士的英姿,才在表姐艾露米娜
的盛情邀请和全力操作下作为赛莉丝团长特批的新生参加了银龙预备队的贵族少女罗莎爬上了床,蹲在奥路古腰部的上方,一只手握住巨屌的颈部,她沈下腰,用自己的臀部密肉前后磨蹭着。

      作为刚刚出炉的新鲜素体淫奴,她的性交技巧仍然不够熟练。
      「嘶……主人的鸡巴,好、好烫……」

      罗莎倒吸着气。

      半边被月光笼罩的脸紧绷着,鼻翼一张一翕。

      有些变形的脸仍然显得十分美丽动人。

      奥路古脸上一片淫亵的快乐,他用手扶在罗莎的腰上,让自己的发烫的肉
棒对准了那个刚刚破处不久的素体淫穴。

      「用心的服侍我吧,你这只小母狗。」

      奥路古的手上微微使力,罗莎的淫肉立刻被紫红的龟头撑开,露出里面的
粉红色。

      紧接着,那凶恶的肉棒的顶端没了进去,将那一圈粉红撑得鼓涨了起来,
在月色中泛着欲望的光芒。

      「啊,好大、主人的鸡巴好粗好硬哦……」

      罗莎拧腰呻吟着,却更加用力向下坐去,肉棒一分一分地深入着,令她感
觉到撕裂般的痛楚和充实,一个滚烫如烙铁一般的肉柱直直地插进了自己敏感而湿润的身体,似乎没有结束似地要直抵心脏一般。

      「好深……唔……好……啊……」

      罗莎刚说了一半,突然被奥路古猛然向下一按,柔软的花心轻易就被突破,
她顿时身体一酥,瘫在身下男人摆动的腰部上说不出话来。

      奥路古死死抵住蜜壶尽处,用大龟头转着圈子磨蹭着她的敏感之处,令她
有种不断被电击的酥麻感觉,不断地发出如哭泣一般的呻吟。

      奥路古磨了片刻,双手探到罗莎臀部底下,用力将她擡起。

      通红的肉茎从雪白的臀肉中退出来,周围的一圈嫩肉随之向外牵出,泛着
层层水色。

      罗莎本能地轻微摆动,鼻子里发出呼呼的喘息声,胯下花瓣也因兴奋而膨
胀着张开,轻轻贴在硬挺的棒身之上。

      她挣紮着扭动着,想要摆脱对方的控制,努力张开自己的小口,试图向下
吞吃掉那引发肉体强烈反应的肉棒。

      但一切都只是徒劳,奥路古有力的双臂紧紧托住罗莎的腿根,自己的臀部
轻轻挺动,龟头在幽径的入口进出研磨着,肉棱刮着鲜红欲滴的蜜肉,吞吐之下翻进翻出。

      罗莎却如遭电亟,极力吸气之下,她的小腹不断起伏着,那柔嫩的花径隐
隐生出一股吸力,紧紧裹住奥路古的阳具地顶端,令他也不由舒服得皱起了眉头,身体也越发紧张起来。

      「求求您了,主人……请……给我吧……」

      罗莎的身体因为兴奋成为粉红色,汗水从额头发际滑下来,一滴滴散落在
奥路古充满肥肉的腹部。

      她的双臂紧紧抓住男人的手腕,显出用力的样子,隐隐现出淡青的血管。

      奥路古猛然挺起腰,两手也猛然下沈,肉棒一下子就入了大半,迫得罗莎
喉咙深处发出嘶嘶的声响,喘息刚起立刻便被激烈的肉体撞击造成的啪啪声和更为销魂的娇喘呻吟所替代。

      「啊……啊,救命啊,我……我受不了了……」

      罗莎发出尽情欢娱的淫叫,身体颠簸起伏,如同起在不羁的野马上一般,
下体更是淫液四溅,伴随着奥路古的抽插发出响亮的唧唧声。

      在奥路古将罗莎顶离自己下身的一瞬间,清晰可见那晶莹的蜜汁在两人的
下体间拉出缕缕丝弦。

      「哈哈!你这个臭婊子!贱货!」

      奥路古看着身上罗莎发情的癡态,不禁淫笑着咒骂道。

      「就在开始素体化改造的几分钟前,你不是还一边看着我肏艾露米娜的屁
眼一边说一定要杀了我并救出自己遭受控制的表姐吗?你那倔强的眼神呢?你那坚毅的决心呢?你那宁死不让我这只臭猪触碰的誓言呢?原来贵族小姐宝贵的贞洁也只没什么了不起吗?」

      奥路古放开罗莎柔嫩的臀部,一只手蹂躏般拧着她挺翘的胸乳,不消几下
便出现了青紫的淤痕,另一只手的中指和食指泽猛然插进罗莎禁闭的菊花中。
      呃的一声,罗莎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阴道和小肠剧烈振颤收缩着,疼痛和
快感交汇着将她的神经激个粉碎。

      还未被彻底开发的素体产生的自然排斥,罗莎前后两个洞眼紧了又紧,蠕
动着想要把刺入体内的异物排挤出去,这对於奥路古却是莫大的享受,那种窄紧的感觉,仿佛要将肉棒榨干一般。

      「呵……呃,小骚货,不愧是艾露米娜亲自向我推荐的优秀性奴呢……」

      奥路古摇动着自己的阳具,感受着隔着一层肉膜的罗莎后门中手指猛烈的
沖击。

      他有意用指甲刮了刮肠壁,引来罗莎那能够穿透耳膜的尖叫和求饶。
      「啊,不要,主人,好痛……停……啊不、不!不要停下……」
      罗莎语无伦次的叫喊,在奥路古的双重刺激下分不清痛苦和快感的界限,
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在无限制地收缩着,那种感官的极限令自己已失去了控制。
      「啵……噗……噗……」

      一个奇异的声音从两人交合的地方响起,随之而来是一股淡淡的臭气,奥
路古的手指已经从罗莎的菊花里抽了出来,那声响竟然是一连串的屁!「啊……!」
      罗莎颓然倒下,肛门的猛然空虚让她一瞬间达到了高潮,伴随不可预知的
失禁,体内的浊气从松懈的菊门倾泻而出,发出令人厌恶的声响。

      而对於身为素体的她而言,这更不啻於一个可怕的恶梦——在高贵不可侵
犯的主人身上放屁!这将是何等的罪过?然而此刻的她已然被高潮所俘虏,身体如泄气的皮球一般瘫软在奥路古身上,用颤抖的语音说道:「主……主人,对不起,请……我……请饶恕我!」

      一边恳求着着,少女性奴蜜道里汩汩流淌出温热的阴精,仍然在滋润着坚
挺无比的阳具。

      奥路古闭着眼睛,一边感受着那一收一缩的小穴一边说:「贱货,要是以
后伺候客人的时候也发生这样的事故,我一定把你卖到军队里去做营妓!哼哼!你先退下吧!」

      「可是……主人您还没有射精……」

      罗莎贪恋的臀部又摇动了几下。

      「你没听到老子说什么吗?」

      奥路古猛然睁开眼睛,语气中充满了令性奴胆寒的威严。

      「只有像母狗女公爵赛莉丝那样出色的性奴,才有资格得到被老子内射受
精的恩赐,你这种还没有学会怎么侍奉男人的新人贱货,现在就连做老子排泄屎尿的肉便器都不够格呢!」

      「是……是……」

      几天之前还被奥路古从早晨肏奸到了晚上,浑身上下没有一寸肌肤一个孔
穴不是被淋浇註满了主人精液的少女淫奴遭受了无端的训斥。

      罗莎只好勉力支撑起身体,啵的一声将自己的下部抽离开男人的阳具。
      又用灵巧的舌尖仔仔细细地舔干净奥路古的性器,在他的怒骂下唯唯诺诺
地准备裸身离开房间.

      「等等……」

      奥路古忽然叫住她。

      「叫琳花母狗过来,恩,顺便叫上她的妹妹琳霞。」

      奥路古望着自己肿胀的性器,软弱而苍白的月光正落在那紫红晶亮的龟头
上。

      他已经决定了今天要恩赐精液的淫奴人选.

      在泄欲的素体性奴到达之前,奥路古惬意的闭上了眼睛,休憩的回忆着几
天前的欢乐淫宴。

      因为素体奴隶市场的火爆,不得不扩招的银龙性奴师团吸引了大量清纯贵
族少女的献身,就在一星期之前,憧憬着与银龙赛莉丝一起打击罪恶性奴交易的愚蠢母狗们,在接受完银龙师团顾问缪托的所谓身体检查后,和崇拜的前辈银龙队员们一起赤裸着走进了淋浴间后,立刻无一例外的立刻昏了过去。

      等到纯洁的处女们被刺鼻的臭气熏醒,无比惊恐的发现自己已经一丝不挂
的处於触手创生物系统的束缚之中,而那些收集女体数据的可怕的触手将给予她们人生中的第一次无限高潮,当然在新队员被触手玩弄的过程中银龙师团的淫奴们也不会闲着,由银龙赛莉丝亲自带队,刚才还在向新人灌输着维护处女之身重要性的银龙女战士们正集体接受说谎的惩罚.

      对於正被触手开发着全身的性感带,沈沦於肉欲与羞耻的少女们来说,眼
看着各位前辈赤裸着翻滚在肮脏男人的跨下,下贱的用香舌、淫穴和屁眼侍奉着那些令人做呕的丑恶肉棒,无异於一种梦魇般的恐惧。

      当那场现场调教会接近尾声的时候,浑身精液的银龙团长赛莉丝一边被十
几根肉棒进行着热尿的淋浴一边告诉崇拜她的新人们,自己根本不是什么女英雄,而是一只天生欠操、下流堕落的母猪,而成为性奴,被各位主人的鸡巴疼爱是女人唯一的生存理由,她衷心期望各位新人成为完美的肉奴。

      这最后的打击足以令半数的新人当场崩溃,从此堕落为没有灵魂的性爱人
肉便器。

      当然,这场鲜活的调教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不管经历的新人有什么感受。

      等他们从那些奇怪的皮裹中出来,胸部出现蔷薇印记的时候,她们之前的
一切就都不在重要了。

      因为这次制作的素体使用了精灵缪托开发的全新技术,三天后,新出炉的
Ⅱ型素体淫奴们接受了预定淫奴主人们的集体开苞,包括奥路古在内的权贵老爷们纷纷提抢上逼,享受着破处素体的征服快感,那种靠激发全身性感带来攻陷倔强、纯洁少女的灵魂,把她们奸成堕落母猪的享受,真是任何男性都无法厌烦的刺激游戏。

      而最奇妙的是,破处乱交大会结束之后,这些还未结束培训的Ⅱ型素体性
奴将会失去一切记忆,仍旧保持着纯情、高贵的处女之心生活下去,直到……正式被预订的主人登录占有。

      奥路古来回旋转着手中的灵魂碎片,因为这次大部分的银龙预备队员都被
用做了Ⅱ型素体的实验,所以虽然只得到了一只传统Ⅰ型的处女素体,但艾露米娜亲自为主人挑选的表妹性奴罗莎,不论是相貌还是性格,都令他非常满意。
      毕竟,征服那种美丽高傲、不到沦为素体的最后阶段都不会屈服的稚嫩母
狗,比起玩弄琳花这样已经堕落为了精液中毒的癡女淫奴,更能激发他男性的征服欲望。

      从这些天调教亵玩罗莎的过程一直联想到了赛莉丝当年第一次在自己肉棒
下的骚浪发情的素体淫态,不经意间,一大一小两只母狗的身影出现在了奥路古房间门口。

      「主人,您对肉便器琳花有何吩咐?」

      像狗一样爬趴在地上的琳花穿着一件特制连身泳装,顺着她的腰身勾勒出
她完美的身材,在这件泳装胸口的地方刚好裁剪出一块可爱的爱心图形,令她的乳房上的蔷薇印记完全暴露在奥路古的视线之下,丰满不输给乳牛的硕大乳球,被这块不大的空白爱心图形推挤到了中央,两颗乳球在挤压下形成的一道深邃的乳沟,硕大的乳球并没有因为它的重量而下沈,反而在这件黑色泳装的挤缩下整个挺立起来,随着女子的走动不停的晃动着。

      琳花最近再次增大的爆乳有一半露在外面,乳晕半隐半现,就连双腿之问
的私处形状也都纤毫毕现的透出泳装来,可以隐隐瞧见那两片淫荡肉唇的凹凸轮廓。

      「哼哼,上次歼灭奴隶贩子的行动你表现的不错,我考虑将你从便器提升
为乳牛,从明天开始你就去厨房负责明天的产奶吧。」

      「谢谢主人,琳花一定会用心为主人产奶的!」

      琳花感恩的磕头下去,而爬在她身边的幼小琳霞也跟着姐姐俯下了身子,
她只穿着一件很薄的衬衫,幼女稚嫩的肉体从明显大了数号的衬衫中显露出来,看上去十分诱人;她赤裸着两条大腿间,被纯绵内裤包裹的小屁股高高翘起着,肌肤上已渗出了一层层细细的汗珠。

      「小琳霞,你也要和你的骚浪母狗姐姐一样认真工作哦,过两天我会把你
送到新开张的幼奴娼馆去,你要用心的服侍客人,给我好好赚钱,明白吗?」
      自从诱歼了王城的全部奴隶商人后,几乎垄断了色情业的奥路古可谓日进
斗金,白天正义战士,夜晚下贱娼妓的银龙队员们在无数肉棒的奸淫中,为拉迪姆和奥路古等人贡献着大量的金钱,最近,奥路古强烈的感觉应该在吸收一次新人素体了。

      「琳霞一定会认真接客,服侍好每一位客人的臭屌的……不过,请奥路古
主人也经常来娼馆操一操琳霞的小逼吧,没有了主人的肉棒与精液,琳霞会活不下去呀……小琳霞恭顺的恳求着奥路古,各种下流的淫语从这小幼女的嘴里吐出,让人感觉无比刺激。而她那紧盯着奥路古肉棒渴望眼神与跃跃欲试的颤抖身体更是比普通的性奴更加的淫糜。奥路古满足地欣赏着自己母狗的发情,他远程操作着两具素体淫奴的灵魂碎片,发出了为主人服务的指令。小琳霞顺从地开始脱下衬衫,她的动作是那么的清纯、那么的可爱,仿佛是在空无一人的香闺游戏。稚嫩的俏脸上充满神色的欢乐,既不像初经人事的少女那样羞涩,也不像风骚入骨的荡妇那样挑逗,可是举手投足之间,偏偏又蕴含着的不可抗拒的性爱韵味!没了衣物的遮掩,琳霞平坦光滑、白皙水嫩的幼体清晰的显露出来,那皎白细致、滑腻漂亮的美背在那微卷的头发下隐约可现,当琳霞举起手撩整自己的秀发时,小女孩胸脯上的乳头从侧边不断地散发诱人的气息。而那纤细的柳腰与饱满的小屁股下,那道虽然进入过无数鸡巴的肉缝却仍然合闭着。琳霞赤裸着走到奥路古身前,张开娇唇含住巨根的龟头一深一浅地吞吐起来,同时伸出小手爱抚着阴囊的周围,轻轻揉挤两颗鹅卵般的睾丸。奥路古赞赏地笑着,挺动起巨根示意她做出更强刺激,琳霞会意地随即用舌尖舔弄睾丸,并将一侧的睾丸含入口中用香舌卷吸起来,而此刻在奥路古的背上,还有一对柔软充满弹力的肉球在来回滑动,正是绕到奥路古背后的琳花在用奶子磨擦着主人身体,她温柔的用巨乳为奥路古擦拭着每一寸肌肤,动作轻柔而认真。被琳霞舔吸着肉棒的奥路古放松的体会着幼女口腔的湿热,琳霞的小脸蛋已经是通红粉嫩,眼眸里放射着热情的火焰,她含情脉脉的望着主人,小嘴娇喘微微,每一次对肉棒的吞吐,都会呼出不少芬芳的气息,虽然用足了技巧,但硕大的臭鸡巴还是使她的嘴角流出了不少香涎,虽然奥路古的肉棒臭的几乎能使人昏倒,但琳霞不甘示弱地一次又一次将主人的肉棒吞吃到末根的长度。这淫贱的极品幼奴正跪在主人的面前,竭力侍奉着雄伟的肉棒,不但加强舔吸还用小手爱抚着睾丸,喉中的巨根龟头开始膨胀悸动时,幼女上的下双唇就紧紧地吸吮着肉棒,接着以舌尖挑弄被吸入口腔中的马眼部位。
      在卖力为主人口交的琳霞一人之隔的对面,长期担任便器的琳花早已叉开
美白的长腿蹲了下来,大大张开着淫水乱冒的骚逼小心翼翼的扒开了奥路古主人充满肥肉的巨臀,露出那黑毛黄屎密布的腐臭屁眼。没有丝毫的犹豫,昔日高傲的女战士伸出湿嫩的香舌如灵蛇般深入到了直肠深处,搅动着浑浊的粪汁与肠液,给予前列腺以无上的快感。肉棒被紧缩的幼女口腔壁猛烈地吸吮,又遭到了肛门处毒龙的深入刺激,享受前后侍奉的奥路古感到一阵麻痹的射精沖动,下半身不自主地颤动起来。他挺着粗长的黑肉棒耸腰挺臀,大刺刺地狠狠抽插幼女的樱桃小嘴,赤黑色的大龟头深深顶进她的喉中,粗大的阴茎在她两片芳唇之间加快速度的忽进忽出。琳霞全神贯註地吸吮着肉棒,灸热的湿气,颤抖的睫毛,与泛着红潮的双颊,极度淫猥的娇美艳丽。而她对面呼吸着主人肛门屎臭的琳花则陶醉的翻着白眼,一副发骚的癡女浪态. 「够了!」

      在即将爆浆之前,奥路古从琳霞的口中拔出了肉棒,「作为对你们的奖赏,
今天就让我好好疼爱一下吧!」

      奥路古对着两女进行着灵魂控制,感到主人命令的琳霞跟琳花齐声娇嗔,
水蛇似的纤腰不停地在扭动着,两双同样晶莹的玉臂粉腿绕了过来,欲拒还迎的交缠着奥路古肥胖的胸背,三个人顿时在床上滚成了一团.

      琳霞开始发动诱惑的攻势,她的双腿大大分开着,想籍着白嫩多汁的嫩穴
刺激奥路古主人的性欲,幼女性奴剥开两片粉红的小阴唇,向奥路古媚笑道:「这里好难受呀,主人,求你用肉棒好好的教训一下这发骚的小逼吧。」

      奥路古淫笑着握住那根发烫的坚挺肉棒准备插入,琳霞已经主动用手将幼
女的肉缝给完全拨开,帮怒挺的肉棒一臂之力,她的蜜穴已经盛满了大量灸热爱液的花蕾,非常轻易地吸吮住了主人的肉棒。

      奥路古粗长的阳具把这幼女紧窄阴道的每一分空间都塞满了,硕大的龟头
紧顶小穴最深处的花心,一下接着一下沖刺抽插着!体内最敏感的部位受到如此刺激,琳霞忍不住发出一声浪叫,修长白嫩的小美腿盘住奥路古的腰后,纤秀的玉臂紧搂住他的肩膀,玲珑白皙的娇躯依偎在这男子的怀抱里,她的表情在男人眼中是如此的火辣撩人,随着她激烈动作而不断摆动的幼小身躯,像是在呼唤着男人原始的兽性。

      奥路古低头狠狠吻住了琳霞充满诱惑的幼小樱唇,一丝香甜的气息顿时充
溢了满口,奥路古有些陶醉了,他用双手紧紧的搂住琳霞的腰臀,让她丰腴的娇躯紧紧的贴着自己。

      琳霞的娇躯一下子变得火热滚烫,香甜软滑的小舌头也主动的伸到了奥路
古的嘴中。

      恶臭的大嘴紧贴着琳霞嫣红的丽唇,品味着琳霞的芳香,交缠在一起的舌
尖在互相搅动,少女的体味与刚才口交时留下的肉棒恶臭混合在了一起,刺激着奥路古的阴茎更加膨胀,在幼小阴道的紧密的包裹下出出进进的,每一下都混合着嫩穴里渗透出来的琼浆.

      琳霞耸动香臀任凭主人随心所欲地挺起巨根从各种角度狠插她淫水横流的
小穴,嘴里狂吟乱叫恳求着更猛烈地抽送,随着奥路古抽插的力度不断加强,接连不断的高潮如同拍岸巨浪般一下比一下强烈地沖击着她的身心,她的叫声也随之越加放浪!那湿润滑腻的肉壁急剧收缩,肉壁内一圈圈的嫩肉包夹着直挺的阳具。

      奥路古一边激烈干着琳霞,一边忍不住隔着泳装搓揉着琳花的淫穴,他的
手指一把抓住了琳花已经完全湿透的下腹部,宛如将掌心整个压下似的用力揉搓着,琳花从耻骨到腰际之间,全都浸淫在一阵愉悦的波动之中。

      琳花把跪於床上的两条大腿往左右尽情地张开着,同时双手也伸到背后按
着地板,她弓起了背,使得下身可以更为向外突出,好让主人的手指能方便拨开泳装的下部,尽情抠弄自己的蜜穴,奥路古双手则分工合作,左手托着琳花肥臀并轻轻的拍打着,右手却在阴毛里寻找着敏感的阴蒂,奥路古的手快速捣弄着着泛潮的下体,拨弄着阴核与花唇,粗暴蹂躏琳花的性感地带。

      「啊,不行了!要去了,去了啊……」

      琳花猛地全身痉挛,颤抖着斜斜倒在床上,从蜜穴抽出的手指闪亮着晶莹
的光泽,惯於被人玩弄的她很快就被奥路古戏弄至高潮。

      作为成熟的淫奴,琳花很快从高潮中醒来,她利索的脱下泳装,让丰满圆
润的玉乳忽地弹跳出来,那充满弹力的乳房左右晃动着,让人觉得像是鲜嫩草莓的大圈乳晕鼓鼓隆起。

      奥路古含住琳花那坚硬高耸的乳头,在口中用跳动的舌尖不停挑动,他故
意发出淫猥下流的声音,贪婪啃着勃起的粉红色乳头,几乎要拉起乳头般强力的往上猛吸,当他放开嘴唇时,在琳花脸蛋的正下方,丰满的乳房摇摆得有如一团硕大皮球,波浪般晃动的乳峰前端,巨大勃起得令人难为情的乳头,满是唾液的闪光。

      性奴的主人一边用肉棒火热地肏着幼女淫穴,一边用大嘴吸着琳花的巨乳。

      直到琳花丰满膨胀的乳房整个贴在奥路古的胸部上,尖挺的乳头,更是淫
乱地一次又一次的摩擦着,琳花饱满高挺的美乳顶端的乳首充血翘耸着,周围的一圈乳晕也涨得紫红,下体黑亮纤细的阴毛地带已湿润成一片,花唇微开流淌出一股股小溪般的爱液。

      此时奥路古的嘴却已经吻住了琳花那呼吸着芬芳气息的樱唇,舌头也侵略
性的突破了她的防守,伸进了她的樱唇当中,跟她的香舌纠缠在一起。

      贪恋主人双唇的琳花和用淫穴吸吮着肉棒的琳霞,两女的淫叫声合奏出和
谐的二重奏,两人柔嫩的肉体,双双紧贴在奥路古的胸膛,一刻也不愿松手,琳霞还残留着幼女青涩的肉体与拥有丰满巨乳的琳花,被自己的性奴隶包围的触感,令奥路古宛若是置身於天堂一般。

      「喔……喔……升天啦……好爽……好烫……啊……」

      琳霞阴道壁仿佛花蕊的蕊心一般,蜜肉紧紧包夹住了主人的龟头,阵阵强
烈的快感侵蚀全身,大概是受到强烈的刺激,幼女变得精神恍惚,全身不停颤抖,连嘴角都溢出口水,沾湿了散乱的发稍。

      终於,琳霞的子宫深处涌出大量阴精且急剧收缩痉挛的着,奥路古粗长的
肉棒也顶住了她花心的最深处,抽搐着喷出了滚烫的精液,烫得小琳霞一阵娇吟,娇躯也无力的瘫软在奥路古的身上。

      过了好一会,奥路古才满足的拔出了变软的肉棒,琳花迅速的上前,帮主
人清理着阴茎上的分泌物。

      很快,琳霞也凑了上来,和姐姐一起服侍起了主人的性器。

      放松的享受着姐妹素体的侍奉,奥路古自言自语的说道,「有时候,我还
真怀念以前的日子呢,你们这些欠操的银龙母猪们志高气扬的在我得面前炫耀什么高贵、贞洁之类的玩意,哈哈,其实所有长着骚穴的女人都是註定要被大肉棒操的,什么银龙战士,哈哈,都给我永远的做性奴母狗吧!」

      奥路古放肆的狂笑着,直到一柄锐利的长剑无声无息的伸到了他的脑边,
还未来得及叫出一句话来,那坚硬的剑柄已经重重的敲打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奥路古的身体软绵绵地倒了下来。

      他硕大的头颅的无力的垂着,整个人滚落到了跪趴在他双腿之间的琳花姐
妹柔软的人肉体上。

      但两具素体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似的,他们任由奥路古的身体
瘫倒在地上,依然努力地吮吸着口中那渐渐变软、失去活力的肉棒。

      在琳花的屁股后面,一个全身黑色装束,如幽灵般的身影悄悄的浮现了出
来。

      「这就是艾伊悠大人怀疑的真相么……银龙师团的各位姐妹,竟然被这些
畜生……罪恶的素体……我一定要杀了这些该死的人渣!」

      那神秘的影子轻声的自语自语着走到床边,将奥路古床前的十几枚灵魂碎
片拿到了手中,那充满愤怒火焰的眼神停在了已经停止舔屌的琳花姐妹身上,恨恨的握紧了拳头.

      「对不起,琳花大人,我暂时……还不能解放您……」

      神秘的影子低声道歉了一声。

      「请穿上衣服吧!」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