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堕】(01)【作者:druid12345】
【堕】(01)【作者:druid12345】
字数:39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哒……哒……哒,黑暗的楼梯上方,又传来了熟悉的高跟鞋叩打地面的回音。我蜷缩着的身体不禁一阵颤抖,费力的睁开了双眼,一双雕刻着精美花纹的黑色高跟皮靴逐渐在我的眼中清晰了起来,那靴子优良的皮革泛着幽暗的性感光泽,散发着诱人的香甜气息,我的喉咙不自觉的动了一下,下体也隐隐地有了反应。
  靴子的主人伸出右脚,轻轻地在地上叩了两下,我激动地爬了过去,四肢之间的铁链在地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哗哗声,充满了整间地下室。

  我虔诚地捧起那只包裹着性感皮靴的玉足,轻轻地用脸颊摩蹭着,感受皮靴那光滑的皮革、细腻的花纹和皮革传递过来的女神的体温,用力地嗅着皮革味、香水味和女主人的体香混合而成的特有味道,那味道对我来说就是春药!就是毒品!就是打开天堂大门的钥匙!我忘情地伸出干涩的舌头,想要品尝这皮靴的美妙滋味。

  啪!我的脸颊一阵火辣,耳朵嗡嗡作响,我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重重摔倒在地上。我的眼前一阵发黑,这时,一只坚硬的靴底将我的头紧紧地压在地面上,地面的冰凉光滑很快就让我清醒过来。

  「狗东西!几天不见,什么规矩都忘了么!嗯?」这声音端庄、圆润而又隐隐地透着一股风骚,在我听来有如天籁。

  靴子的主人脚上加力,尖锐的靴跟深深地嵌入我的脸颊肉里,靴底还在我脸上缓缓地捻动,我疼的龇牙咧嘴,赶紧连连求饶:「主人!主人!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但是这些求饶的话语却因为脸部肌肉的扭曲,变得含糊不清,听起来呜呜啦啦的,分外地滑稽。

  「啊哈哈哈哈!」女主人被我扭曲的面部表情和滑稽的声音逗乐了,她抬起了蹂躏我脸部的那只美丽的皮靴,我的疼痛顿时缓解了,我刚刚松了口气,而那只皮靴却又重重地踢在了我的两腿之间。

  我的嘴巴长成了一个标准的「O」型,两眼几乎瞪出了眼眶,脸上的皮肤因为血液的上涌而呈现出一种恶心的红色,额头上的青筋犹如蚯蚓一般狰狞地钻了出来,嗓子因为剧烈的疼痛而痉挛,连一声完整的叫喊都发不出来,只能从喉咙挤出像鸡鸣一样的怪异声音。

  我的双手想要捂住我的关键部位,却因为锁链的束缚无法如愿,我只得用双腿紧紧地夹住,以缓解那钻心的疼痛,脊锥剧烈的收缩,使我整个人弓成了一个不怎么规整的椭圆形,就像被煮熟的虾子。疼痛如同毁天灭地的巨浪一般,一波一波地从下体向头顶扑来,冲击着我脆弱的神经,我只能随着这巨浪的冲击大口地喘息着,口中的唾液顺着嘴角流到了地上,如同一条溺水的狗。

  「乖儿子,舒服吗?嗯?」靴子的女主人用细长的靴尖轻轻地挑蹭着我的下巴,语调带着一股温柔和关切,但目光中却透着深深的蔑视和戏谑,还有……一股残忍和愉悦。我被这凶淫的目光看得有点发毛,赶紧强忍疼痛爬起来,对着女主人磕头如捣蒜。「谢主人赏赐!谢主人赏赐!谢主人赏赐!」我一边磕头,一边用带着哭腔向这美丽而又残忍的女人道谢。

  「嗯,这还差不多,该吃饭了,乖儿子~ 」主人一边说着,一边拉过一张椅子,对着我慢慢地坐下,然后用脚把一个浅底的不锈钢盘子挪到了我的面前。我停止了磕头,想看看今天的伙食怎么样。「谁让你停了!皮痒了吗?!」一声威严而慵懒的呵斥从头顶上方压来,吓得我一激灵,赶紧继续磕头,比刚才磕的还要快几分。

  主人从包里拿出一包坤烟,轻轻地抖出一根,插进镶着金色花纹的黑色细长烟嘴中,然后熟练地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口彩色的烟雾,很享受地陷进了椅子背中,闭上眼睛,发出一声惬意的呻吟。这时,一束阳光正好透过地下室的透气窗照了进来,袅袅升腾的七彩烟雾将美丽的主人衬托地如同仙女一般,夹着烟嘴的玉手上包裹着长长的黑色羊皮手套,直到手肘,勾勒出纤细而又优美的手臂曲线。

  圣洁与堕落,美丽与凶残,温柔与严厉,完美地融合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身上。女神!除了这个词,我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我的主人。我一时不由得痴了,呆呆地看着她,欣赏着上帝与撒旦联手创造的杰作。

  主人很享受地吸了几口烟,睁开眼睛,看到我在痴痴地看着她,玫红色的嘴唇微微上翘,弯出一道优美的曲线。主人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我刚才被她踢红的脸颊。「还疼不疼了?刚才是不是踢重了?」主人关切地看着,眼中满是怜爱和关切。

  「不……不疼,一点也不疼。」我和主人对视着,皮手套的温润触感让我舒服的直打颤,主人突如其来的关爱让我陶醉,我顿时忘记了肉体的疼痛,沉浸在这美好的一刻中。主人又吸了一口烟,对着我的脸吹出了一口烟雾,那烟雾带着水果的香味,完全不呛,非常的好闻。

  最关键的是,这烟雾是从主人美丽的双唇中吹出来的,是神圣的!我用力张大鼻孔,使劲地吸着,生怕浪费了一丝一毫。主人被我的动作逗乐了,咯咯地笑着,那笑容真美,我感觉我都要融化在这笑容之中了。

  主人用手指轻轻地托住我的下巴,故作认真地问我:「我美么?」「美!美!美!主人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人,天上的仙女也比不过你!」我忙不迭地回答道,声音因为兴奋都变得有些尖锐。「真乖!」主人哈哈大笑,摸了摸的我的额头,又捏了捏我的鼻子。

  「把眼睛闭上,主人赏你个大礼。」我赶紧闭上了眼睛,心中好生兴奋。会是主人的丝袜玉足么?难不成是一个香吻?我开心地胡思乱想。

  啪!啪!啪!啪!四个大耳刮子重重地落在我的脸上,我睁开眼睛,一脸懵逼。我看到主人靠在椅子背上,脸上露出得意而又戏谑的笑容,似乎很欣赏我懵逼的样子。

  主人翘起了二郎腿,一边笑着一边对我说:「谁让你停了?啊?!还想要礼物?想的美!给我继续磕!磕100个才许吃饭!」我再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主人的喜怒无常让我害怕,我一边磕头,一边大声数着数。「贱狗!打你打的我手都疼了!」主人揉着自己的手掌,像小女人一样嗔怪地说道。

  主人又从她那精美的皮包里掏出一把九尾鞭,劈头盖脸地抽了过来,可怜我一边磕头一边还要忍受皮鞭带来的阵痛。

  主人打累了,我的头也磕完了。我五体投地跪在主人面前,瑟瑟发抖,心中不知主人会如何发落我。我不敢抬头,只听到一阵兮兮索索的声音,随后又是「嘎啦」一声,然后一坨圆圆的肉粉色物体就落在了我头顶前的盘子里,汁水溅了我一后脑勺,随后一阵浓烈的香味飘了过来。

  我微微地抬起头,看着盘子里的食物,我认得,那是狗罐头。天啊,主人怎么给我吃狗粮!可是我的肚子早就饿的不行了,闻着那诱人的香味,我开始忍不住吞口水了。我暗恨自己没出息,居然会被狗粮吸引,可是饥饿又驱使我隐隐地想尝一尝。

  「想吃吗?乖儿子~ 想吃就叫两声~ 」主人美丽性感的靴子在我面前轻轻的晃着,晃得我有点眼晕。我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沉默着,把目光转到主人漂亮的靴子上去,不去看那坨狗粮。

  「吃不吃啊?嗯?」主人的眉毛已经微微皱了起来,靴子已经停止了晃动。我心中一阵发紧,在饥饿与恐惧的驱使下,我轻轻地汪了两声,声音很小,但是能听出是狗叫的声音。

  「哼!叫的不怎么样,可是我今儿累了,就不难为你了。来,乖儿子,妈妈给你做饭吃~ 」主人一边说着,一边踩着那一坨狗粮,把狗粮踩成了一坨稀烂的糊糊。一只沾满狗粮的靴底伸到了我的面前,「给我舔干净!」,主人的语气很威严,不容任何反抗和迟疑。

  我赶紧把舌头凑了过去,卖力地清理着主人神圣的靴子。一边舔着,我顺着主人的靴尖向上看去,雕刻精美的意大利手工长靴修饰着主人无比完美的脚踝和小腿,靴口之上是包裹在黑色丝袜之中的浑圆大腿,从丝袜的反光和缝隙中还是能看出大腿皮肤的白嫩和细腻,而大腿之间的圣地却被落下的皮裙挡住了。
  眼中是主人完美的长腿,舌头舔着主人性感的皮靴,鼻子还能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主人体香,真是全方位的立体享受啊,天堂不过如此,此乐何极也!
  「狗眼睛朝哪看呢!」一声冷冷的斥责打破了我的飘飘然。主人用力地将我的头踩进了盛着狗粮的盘子里,「真是贱狗!笨狗!混蛋狗!舔靴子都不好好舔!要你有什么用!还不如踩死算了!」主人一边骂,一边用力地踩着我的头,我的脸完全陷进了狗粮里,喘不过气来,我想呼吸,却只能连着狗粮糊糊一起吸进去,呛得我直咳嗽,把盘子里的狗粮都弄到了地上。

  就在我呛得快要昏迷的时候,主人放开了她踩在我头上的脚,一脸嫌弃地看着我,「贱狗,你看看你干的好事,脏死了!主人赏给你的食物,你都给糟蹋了!给我舔干净!一点也不许浪费!不然扒了你的狗皮!」我从盘子里抬起头,看到主人的靴子上,地上,到处都是狗粮的碎渣。

  我不敢再有多余的想法,只得乖乖地先把主人两只靴子上的狗粮舔干净,然后又把四周地面上的狗粮残渣都吃到肚子里。看到我迅速地把周围都清理干净了,主人的怒气似乎平息了一点,拿起刚才放在桌子上的香烟,却发现烟已经熄灭了。
  主人拔下烟头,扔到了我的盘子里,「给我吃了!」,主人冷冷地说道。我赶忙低下头,伸长舌头把烟头混着狗粮吞了下去,烟头苦涩焦糊的味道和刮擦食道的痛苦让我的脸挤成了一团……

  在主人凶淫的目光威逼下,我把盘子里的狗粮全部吃了下去,还把盘子舔得干干净净,然后趴在一边瑟瑟发抖。

  主人看着我畏惧的样子,似乎有些满意,站起身把一瓶水倒在了我的盘子里,然后朝水里吐了一口口水。「贱狗~ 主人还有事,有空再来收拾你。哼哼~ 」主人拎起了自己的提包,走上了那段黑暗的楼梯。我则忙不迭地磕头,嘴里不停地说着:「恭送主人!恭送主人!」。

  「啪嗒」,随着门锁的响声,地下室再度陷入了寂静。我慢慢地爬到盘子边上,把脸埋进盘子里,想把脸上的狗粮清掉,但是却清不干净。我的手被束缚在皮革制成的小拳套里,手肘和膝盖被两根铁链拴在一起了,伸不直。我只得侧躺下来,缩着脖子把脸上的狗粮蹭到拳套上,就像一只狗在蹭痒痒。

  如果这时候有个人看到我的样子,一定会说:「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啊!」我蹭累了,蜷缩在地板上,脸上、头上、身上的疼痛和胃部的不适提醒着我刚才发生的事情。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在心里一边问自己,一边默默地回忆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